话剧《麻醉师》,从“麻醉状态”到“梦醒时分”之间的思考

2017-02-28 15:12:45 鲅鱼圈保利大剧院 编辑:潘健

 2017第四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展演剧目西安话剧院 话剧《麻醉师》现已开票

前言:麻醉的发明,对人类文明社会的进步具有重要意义,麻醉科医生是手术过程中患者生命的保护者,“麻醉”一词既关乎医学伦理,也关乎社会伦理。

 

一束熠熠追光,照亮了舞台上的麻醉科办公室。

 

一位技艺高超、妙手仁心的麻醉师刚为一台大手术做完麻醉下来,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办公室没几分钟,就又被新的手术召唤奔跑而去。即使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,他依然坚持每天10小时的紧张劳作。

 

20余年他成功实施了7万例的麻醉工作,用个人的生命守护了成千上万的危重病人,而自己最终昏倒在手术室里,4个鸡蛋大小的肿瘤已悄悄地顶破了他的肝膜。

 

整个医院震惊了,上下齐心,协力救治,还是未能帮他抵挡住死神的吞噬。

 

话剧《麻醉师》

演出团体

 

Xi'an Theatre

 

西安话剧院成立于1953年4月25日,由西北艺术学院戏剧系和西北党校文工室合并成立,是解放后西北地区成立的第一个话剧表演专业团体。自建院以来,先后创排了《胆剑篇》《西安事变》《郭双印连他乡党》《曙光照耀莫斯科》等古今中外各种不同风格、流派的剧目近200部,剧院自己改编、翻译剧目60多部。总计演出场次达8000余场。

话剧《麻醉师》的主人公身居祖国大西北,兢兢业业20余年,麻醉7万例无事故,最后积劳成疾,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钟爱的麻醉事业。

该剧紧扣主人公的职业足迹、职业精神,既细致又浓墨重彩地塑造了一个视职业如生命的麻醉医师的形象。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,对科学精神的执守,如何面对职位问题?如何面对权力和荣誉问题?陈绍洋不是没有一点心理波澜,不是没有世俗的荣誉感和被认同感,但是他还是作出了自己的选择。陈绍洋勤业、敬业,将职业上升为事业,对应于外部,是对社会承担职责和义务,对应于生命的内部,则是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和完善。

在《麻醉师》中,最典型的冲突发生于陈绍洋和他的学生肖子奇之间,陈绍洋对肖子奇的批评和要求,是基于对职业良心的考量,关乎职业精神,是职业伦理的传承。“我自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……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与荣誉。”陈绍洋病危之中,语重心长地和学生重温“中国医学生誓言”的一幕,把对主人公职业精神的展示上升到了医学伦理的高度。

《麻醉师》这部话剧,初听起来会以为是一部实验型、探索式,甚至有着后现代意味的话剧。的确,医疗领域、医患关系,是一个社会热点话题,医学领域的麻醉师概念,尽管和生命安危密切相关,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,还是显得陌生、神秘,麻醉师的形象还是超乎我们的想象之外。

如何表现这一专业领域,话剧《麻醉师》给出了答案。它以真实的人物为原型,又浓缩了这一职业的典型特征;它并不追求抽象和玄思,而是赋予医生的职业行为、思想性格、伦理精神以感人的温度。

在艺术上,《麻醉师》有着开放性、接近于最前沿的现代感,它成功地运用声、光、电等舞台艺术手法,对应于特定的职业情景,着力于对人物真实的情感和精神世界的挖掘。《麻醉师》在舞台创意以及追求思想性和艺术性相统一方面,作出了可贵的努力。

由“我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,我的生命就属于患者”到面对种种不良现象,解救社会的“麻醉”,话剧《麻醉师》完成了由职业形象向社会形象的塑造。《麻醉师》的第三层诠释,则指向了生命伦理,它的悲壮结局,容纳了缠绵柔情的世俗情感,超越了生理死亡的界限,使人们在珍惜生命、尊重生命和职业奉献、社会贡献之间获得了有关人生价值和生命意义的启迪。 

 

演出信息

 

【演出剧目】话剧《麻醉师》

 

 【演出地点】鲅鱼圈保利大剧院 

 

【演出日期】2017.3.30---19:00 

 

【演出票价】380/280/180/80/50(惠民票)

 

【演出团体】西安话剧院

 

 【咨询电话】0417-6816222/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