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岳“史上最牛文人”!有三件存世作品,一件在故宫,一件在美国,一件在日本……

2018-10-09 14:23:48 鲅天下 编辑:潘健

 【开讲】

从古至今,熊岳一隅,出过的有“全国影响力”的诗人是王庭筠,画家是王庭筠,书法家是王庭筠。其诗书画或谓之三绝,在当时全国(金)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王庭筠的父亲王遵古,进士。他的姥爷是张浩,时任左相。他的舅舅张汝霖曾任秘书郎,擅长书画鉴定。

有人说,王庭筠是米芾的外甥。此说源自明代解缙《书学传授》:庭筠,南宫之甥。

米芾(1051——1107)与王庭筠(1151——1202)生年相差百年,此说乃信口开河也。

今天,王庭筠的传世作品只有三件:《幽竹枯槎图》(后文简称《幽竹》)、《跋米芾砚山铭》、《跋李山风雪图》,一件在北京故宫,一件在美国,《幽竹》在日本京都私人博物馆。

微信图片_20181009142408.jpg

《幽竹》何以流落日本,本人有 一番辛苦考证,奈何一直苦寻线索而不得,终在丁酉春夏之际,于辽宁图书馆查得《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》,其有:”《幽竹枯槎图》,乃王子瑞所作,溥仪在天津时卖出之物。“之语。

王庭筠,字子瑞,号雪溪翁、黄华老人。

《幽竹》纵38cm,横117cm,纸本水墨。图中绘竹一枝、枯槎一节。款曰:黄华山真隐,一行涉世,便觉俗状可憎。时拈笔作幽竹枯槎、以自料理耳。

微信图片_20181009142440.jpg

卷后有鲜于枢、赵孟頫等多人题跋。
 

微信图片_20181009142502.jpg


鲜于枢的题跋如下:

右黄华先生《幽竹枯槎图》并自题真迹。窃尝谓古之善书者必善画。盖书画同

一关捩,未有能此而不能彼者也。然鲜能并行于世者,为其所长掩之耳。如晋之二王、唐之薛稷及近代苏氏父子辈,是以书掩其画者也。郑虔、郭忠恕、李公麟、文同辈,是以画掩其书者也。唯米元章书画皆精致,并传于世,元章之后,黄华先生一人而已。详观此卷,画中有书,书中有画,天真烂熳,元气淋漓。对之嗒然,不复知有笔矣。二百年无此作也。古人名画作少至能荡涤人骨髓,作新人心目。拔污浊之中,置之风尘之表,使之然欲仙者,岂可与之同日而语哉?大德四已后三日,晚进渔阳鲜于枢谨跋。

鲜于枢与赵孟頫齐名,同被誉为元代书坛“巨擘”,他对王庭筠的评价,可谓精妙。

此帧佳构何以能让后世大家题跋,此中必有缘分。元代时,此图流入大藏家石汾亭手中,此人好书画,与仇远、刘过等人往来甚密,因此他将藏画展与众人观,大家题跋其上亦是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了。

另录二事,多年前,余游走于鲅鱼圈古玩市场,遇一驼背老者,或谓曾卖出王庭筠之书画,王子瑞于役中原,本地不可能有其墨迹,皆道听途说也。
 

微信图片_20181009142508.jpg

友人示余沈延毅早年文章,言及其曾藏王庭筠诗笺八封,金静庵先生曾商借,并赠与金老,此为沈辰州糊涂矣, 吾亦存疑。

下一讲,《白话鲅鱼圈》将为您介绍,藏于美国特里尔博物馆的王庭筠墨迹。